杜衛東 周新京
  長篇小說
  杜衛東 周新京著
  《江河水》是一部長達七十三萬言的鴻篇巨制,他以東江港的改革為主線,以一起文物走私商業間諜案為副線,通過跌宕起伏的情節,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,呼喚著時下文學作品中久違的英雄情結。整部作品構思縝密,氣勢恢宏。全書以名曲“江河水”穿插其間,猶如一部感人至深的交響樂,分為四個樂章:沉船、開工、抗命、起飛,由於篇幅所限,特選取第四部“起飛”以饗讀者。
  “退一步海闊天空,不要總想著從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站起來,恕我直言,你還遠遠沒有今天賠了七千萬,明天一翻手就能賺回來的實力,還是現實一點好!”
  孟建榮面對那束目光,也不由心寒意冷。他沉吟了一下:“那好,丁董事長說個價吧。”
  丁薇薇不緊不慢道:“海濤不是已經給你報過價了嘛,兩千萬,不增不減。”
  孟建榮蹭一下站起,鐵青著臉說:“這個價錢我絕對不能接受。”
  丁薇薇一揚手,笑若桃花:“孟先生,少安毋躁。這個價錢絕對公道,孟先生的公司危如累卵,再拖上一段時間,恐怕一千萬也沒人接手了。”
  孟建榮的臉色極為難看,他像一隻被逼到牆角的困獸,面孔漲得通紅:“丁董事長,你是在威脅我嗎?”
  丁薇薇依舊不急不惱:“孟先生高估我了,即使是有人威脅你,也輪不到我。海濤的叔叔在調查什麼,孟先生不會不知道吧?”
  孟建榮怨恨地看了秦海濤一眼,看來他是鐵了心要和丁薇薇聯手吃掉自己的公司,什麼事都對丁薇薇說了,他這麼做也不知道秦池知道不知道?因為有章江“監軍”,秦池也得假戲真唱個一兩出,這幾天孟建榮正為這個事煩心。
  “海濤,你叔叔調查的這件事,純粹是個意外,那批劣質鋼筋早做了退貨處理,只有極少一部分誤用到防洪堤上。”孟建榮又氣又恨地對秦海濤說,“我和你叔叔的關係東江港無人不知,真要有什麼大事,你叔叔是要避嫌的,還能讓他調查嗎?”
  秦海濤欲言又止,和丁薇薇交換了一下眼神。丁薇薇點了下頭,說道:“孟先生,海濤和你是朋友,有些話他不好說得過於直白,那就我來說吧。孟先生把劣質鋼筋用到防洪堤上確實是個意外,不過孟先生說那批劣質鋼筋做了退貨處理,聽著可就是說笑話了。”
  剛纔,丁薇薇在和盧茜的交談中,知道她父親號稱“溪口活地圖”,也瞭解到老盧頭對孟建榮的工程質量早就心存疑慮,並擔心他把那些劣質鋼筋用在防洪堤後續工程上,丁薇薇聽了這些情況心中暗喜,因為老盧頭行事穩健,所言肯定不虛,這些炮彈對孟建榮將構成很大殺傷力,在收購價上,她本來有心鬆動一兩千萬,掌握了這些炮彈,丁薇薇決定一分不加了。
  孟建榮果然心虛,色厲內荏地責問:“丁董事長,我和你往日無冤,近日無仇,你為什麼總要和我過不去?”
  丁薇薇端起茶碗,揭開蓋,很矜持地品了一口茶,放下茶碗,伸出纖纖玉手,把沙發桌上的果盤向前一推,說孟先生,氣大傷身,來,坐下吃點水果。又微微一笑道:“真要是我和你過不去,你應該感到慶幸,無非是兩千萬不增不減。可惜不是我和你過不去,是東江港那些人和你過不去。我聽說那批劣質鋼筋的價格只是正規鋼廠產品的五分之一,以孟先生的行事風格,那批劣質鋼筋雖然沒有全部用到防洪堤上,但也不會退貨,我想應該是用在防洪堤後續工程上了吧?”
  孟建榮心裡狠狠抽搐了一下:“丁董事長,你這是揣測之談。”
  “是呀,我也希望我這是揣測之談。”丁薇薇一臉平靜地說,“不過你別忘了,東江港的江局長,可是幹了多年公安局長,他要是也這麼揣測,我想聽聽,孟先生有什麼應對之策?”
  孟建榮愕然無語,秦海濤額頭上也沁出絲絲冷汗,他知道孟建榮在防洪堤上誤用了劣質鋼筋,被江河抓住不放弄得非常被動,但他沒有想到孟建榮膽敢把那些劣質鋼筋用到後續工程上,如果丁薇薇的揣測成真,那麼叔叔秦池的日子也不好過了。
  丁薇薇悠閑地喝著茶,孟建榮沉默良久才說:“丁董事長,你有所不知,那批劣質鋼筋是港務局商務處代購的,發現質量不合格後我讓他們做了退貨處理,商務處有退貨憑證。”
  “是嗎?”丁薇薇意味深長地一笑,“如此說來,我剛纔倒真是揣測之談了。孟先生,你我態度均已表明,談不攏沒關係,中國不是有句老話嗎,買賣不成仁義在。來,我們喝茶吧,海濤可說了,只有在竹溪小館,才能喝到中國最好的碧螺春。”
  孟建榮只覺得滿嘴苦澀,清香濃郁的碧螺春入口,竟像飲了一口苦酒。他搖了下頭,苦笑道:“前段時間海濤建議我南下去做普洱茶,丁董事長,你有何指教?”
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江河水(三十)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批發

zy99zymj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